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看完《爱在》系列开了个脑洞…

大概就是one night in 随意哪里 

没有文只有梗_(:з」∠)_


对面床铺的夫妻正在用听不懂的方言吵架,妻子拿起了保温杯盖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起身离去,丈夫对着她的背影无奈的絮叨了一句,将两人的背包往里挪了挪。

书是读不下去了,起身想去盥洗室洗洗手削个苹果,猫着腰挤出狭小的空间正撞上推着车卖盒饭的乘务员,他看了看暗淡的饭菜还是决定一会儿去吃他的泡面。

咬着苹果走过了一节车厢,卧铺这边的人多的已经迈不开脚步,但是硬座那边却寥寥无几,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看到了对面座位上有一个人在看书。

谢衣这一瞬间感觉到了流动和静止的完美融合,像是透过雨幕看远处的山水,穿过河流看睡卧的泥沙,老鹰挥着翅膀闯进了宁静的云朵里一般,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擦过这个人安静的侧脸,仿佛他不慌不忙的穿过了几百年的时间在这里读书。

“先生在看什么?”他上前搭话。

对方抬起头来看他,神情像是还未从书籍里抽离出来,随后举起书面对面谢衣,笑了笑又将书放下。

“隔壁很吵吧。”沈夜又低下头继续看书,随口应道。

“也不乏人间温情,毕竟是回家途中,多少都去了些平日怨气。”谢衣看到沈夜在他说话时又礼貌的回看他,站起身走到他对面,“我可以坐这里吗?”

“也可能是去往新地方的欣喜。”沈夜将手中的书合上放在一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都是离开大海漂浮于山丘树林,虽然中途洒向田间,但是终要汇入溪流融入大海的。”青年弯了弯嘴角,指了指桌上了《泪与笑》,封面两个人赤裸着额头相抵,依靠又抗拒的姿态。

“说的没错,一切旅途的终点都是回归起点,那你现在是在何处停留呢?”

“我呀,”谢衣偏头想了想,“去看望另一滴小水滴?”

沈夜被他的措辞逗笑,随后说道:“那我是准备暂时汇入大海了。”

 

 一夜过去

 说情话:

你愿意与我水乳交融吗。

“你愿意跟我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随意出现,如同在规划好的道路上开出轨道肆意的洒向田间,抛开一切挥汗如雨忘记自己是谁,感受悬挂在吊桥上堕落又兴奋的感觉吗?”

“街道是滑翔的跑道,房间是只能观赏的废弃物,玫瑰花田愿意为我们提供休憩的场所,晨光只为我们而升起,离别的前夕是最疯狂的真实,用不舍代替悔过,用短暂产生的期望代替长久厌烦的失望。”

“我最终会将整座城搬来怀念你,若此生再不想见,那以后的每一天我都活在梦里,在梦中与你相遇。”


最后分别,没留任何联系方式。准备用今生所有运气再偶遇一次的两人……







当然是在一起了!【HE达成【有病

评论 ( 7 )
热度 ( 20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