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初夜谢沈】山水图4

初七最终趁了沈夜失忆的危。

但是第二天他从那床火红的被褥中醒过来的时候,怎么想都是自己心里更加五味杂陈。开始有一点点委屈,随后看到沈夜晨曦中熟睡的脸顿时将不安一扫而空,伸手将身旁的人往自己怀里拢了拢,上半身紧贴的感觉又让他觉得无比的满足。沈夜在睡梦里感觉到被抱住下意识想要转变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细微的挣扎令初七迅速松开了手臂,细微的失落又涌上了心头,接着沈夜找好了姿势侧压着初七,胳膊随意搭在了他的腰上。

初七觉得自己还能再战五百年。

沈夜昨夜被此时身下的人侍弄的身心满足,心里赞许自己的眼光果然不错,他的意识里觉得恋人之间做这种事一定要两人都满足才有意思,所以也没有忘记尽力的配合初七。他觉得他表现的一定很好,从身上那人激动着迷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所以他肯定想不到初七的心情大起大落如雨打的浮萍。

眼也不眨的盯着怀里的人再次陷入熟睡,初七的判断力才慢慢归来。其实之前有好多事情都不太对劲,只是他以为是沈夜不愿提及,比如沈夜从来不用传音蛊唤他,比如就算是很小的事沈夜都会客气的道谢,比如沈夜这么久才说出两人的关系,一定是醒来之后就开始观察,碰巧他因为没有想好如何称呼他,也给不了沈夜明确的线索,之前他的沉默思考也有了解释。初七仔细回想,似乎之前出门看戏的时候他唤过沈夜主人,不过当时说的话题和两人轻松的氛围,那声主人更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趣。

初七伸出另一只手捂住了脸,天地良心,两人为了流月城鞠躬尽瘁,无论是沈夜还是他都从未有过此等心思。

等等,若是记不起他是谁,也就是说…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果然…自从沈夜醒来他是没有介绍过自己。初七无奈的放下了压在眼睛上的手。

“初七,我叫初七。”

沈夜深深吸了几口气慢慢清醒,喃喃地唤着他的名字,待他启唇一张一合好像将这个名字读顺了,他才撑起了身体认真地俯视着身下的人说。

“初七,对于失忆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搞清楚这件事,你不要难过,如果这段时间你觉得不公平或者认为失忆之后我会改变,我可以考虑让你离开一段时间,不过你要告诉我你去了哪里,等我恢复了记忆之后我会去找你,我们那个时候再决定我们是继续在一起还是……”

初七轻轻扣着他的后脑吻住了正在自说自话的人。他没忍住,他心中如同吃了冬天的酸梨一般胀涩中隐藏着甜味,他怎么可能离开他,即使沈夜赶他走或者是命令他再也不许回头他也不会弃他不顾,何况是现在在这种对他来说是从未想过的奢望的情况下。

沈夜短短几句话,初七就知道他从来不会改变,他能从目前所有的情况中分析出看似对于两人公平的结果,然后说出他想到的解决办法,只是沈夜现在不知道初七的一切,如果沈夜恢复记忆之后得知了两人之前并非这种关系,而且在他失忆的时候趁人之危,那时可能就不会是离开他这么简单了。

“如果……”初七放开了沈夜,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在他耳边说,“如果我们之前不是恋人呢?你昨天只是看到了我对你有欲望,如果我是觊觎你很久而得不到你的人呢。”

沈夜趴在他身上笑出了声,他侧身躺回初七身边,看着他说:“昨天我只是更加笃定了而已,我怎么会做没有准备的事。”

“什么?”初七不解。

沈夜伸手抚摸着初七的身体,从肩头滑下捉住了他的手,将之放在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我这里告诉我的,我的感觉总不会错吧。”

没有想到沈夜会说这样的话,初七的思维像静止了一样。他觉得他的手触到的那颗跳动心脏顺着手臂进入到了自己的心里,随之自己的胸膛有了与它相同的韵律,奏出了苍穹之下溪流与夜莺的欢畅,最后流入了他全身的血脉里。清晨阳光下对方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沈夜最温柔的时刻。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再次将身边的人抱住。

“好了,别闹。”沈夜笑着将重新压回到他身上的人抱住,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帮我尽快恢复记忆,这样我才能想起来之前的事。”

“不……”

“嗯?”

初七不做声。

沈夜不知他的心思,自顾自说起来:“我们什么时候回流月城?不知道小曦他们怎么样了,我是不是还忘记了其他人?醒来的时候觉得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却一点都想不起来,对了,我们今天再去老人家那里买些画吧,我想带给小曦看看,她之前就说想看下界风景,我觉得她一定会喜欢的。”

初七逐渐收紧了手臂,他意识到沈夜失忆的状况比他想象的要严重。

第二章

小女孩在初七怀里哭得累了,靠着他的肩膀睡了过去。天色已经黑尽,各家各户门前的灯都掌了起来。初七锁好女孩家门,准备明天再联系丧葬事宜。

“他失忆了。”初七对大夫说道。

“哦?具体什么情况。”

“他不记得有关流月…有关我们之前家乡的一些事,那些事情对他伤害很大。他也不记得我,但是感情上却知道我们私交甚笃。”


“确实是很奇怪,不过人受到极大的刺激忘记一些事情的情况也是有的,具体还是待我去了公子家中看过病人再下定论。”

“麻烦您了。”初七抱着女孩儿弯腰向大夫致谢。

“公子家人情况如此特殊,让我想到了之前听说的一件奇闻异事。”

“您请讲。”

“不知公子有没有听说过偃甲,传说在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大偃师能造出与真人一模一样的偃甲,此种偃甲外貌与人一般无二。之前传说当今圣上与乐家公子出外游历时见过这种偃甲,本是圣上为了什么宝物前去询问,却不想那偃甲只记得日常琐事和他的身份技能,却对之前那真人所拥有宝物之事一无所知。公子说到家中病人失去部分记忆,便想到了这件事。”

说完此话大夫看到初七脸色大变,心下思量自己将对方家人比喻偃甲实在不妥,忙忙道歉说道:“偃甲是永远不会想起的,但是相信公子的家人定有痊愈的一天,我会尽我所能。”

————————————————————————————

不虐 叔叔我们不虐


评论 ( 21 )
热度 ( 45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