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谢沈初夜】各司其职 完

其实一切都是为了最后一句话引发的脑洞…_(:з」∠)_

OOC…OOC…

————————————————————————

龙兵屿祈寿殿不似流月城封闭环绕,阶梯祭台分三层分布,露天开阔,青灰的石柱上仍缠绕着翠绿的植物,与矩木不同。大家都明白曾经祈求神农的苦难日子都已过去,矩木不再是掌握着城中生命的血脉,现在有的仅是依靠自身耕作劳动,歆享着苦尽甘来。


祭司大典庄重而又盛大,沧溟亲手从沈夜手中接过禅杖递给昔日破军祭司,乐声四起,身穿白色祭司袍的新任大祭司俊秀的面容在繁复的礼节和庄严的宣誓下又显得更加神采飞扬,若沈夜代表了烈山部忍辱负重的曾经,破败的祈求中坚定的前行,暗黑里支撑族民活下去的一盏明灯,那谢衣就代表实现于眼前的希望,光明,和一切更加笃定的,爱这片土地的信仰。


沈夜曾经以为他不会看到这一幕了,不会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孩子按照自己安排好的道路,排除自己背负过的杀戮与残忍,最终踏上眼前这般的美好。他现在看到了,眼前的这个人仍旧是很久之前他所爱的那人,但是好像一切都有所不同。


他和自己一样经历过黑夜里无尽的挣扎,陪伴过自己油尽灯枯时的哀伤和决绝时的痛心,这与之前自己所预料的大有不同,而他却从中明白与他父亲为他安排生命一样,他曾经想为谢衣塑造的一切都是不尊重他本人的,而十天前他问初七,大祭司一职可愿意担任的时候,那人毫不犹豫的应答才是应该有的结果。


初七了解烈山的历史,清楚烈山的未来,他经历过以前的抉择,也参与着现在的规划,他和沈夜一样爱族中的一切,他有胆有识技艺超群,无论是智谋还是能力,都比曾经的谢衣更有资格。


最重要的,是沈夜教会他的,与责任相匹的担当。


“大祭司之职,掌建邦之土地之图与其人民之数,以佐城主安扰邦国。”

“以天下土地之图,周知九州之地域广轮之数,辨其山林、川泽、丘陵、坟衍原隰之名物。”

“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

“因此五物者民之常。而施十有二教焉。”

沈夜拿过祭司法规逐一念给初七听,初七站在祭台的一阶,抬头仰望着中央的沈夜,那人如同神祗一般被阳光沐浴,对方低沉的嗓音恍惚将他带到他几乎模糊的童年,那时,他被人领着,走过长长的甬道,走到他面前,那人问他,为什么要学习法术,他说,想要所有人过的更好。他现在只想告诉他,你做到了,做得很好,接下来,就由我替你继续实现吧。


“各贡尔职,修乃事,以听城主命。其有不正,则国有常刑。”沈夜诵毕,抬眼看他,“初七,你可愿意?”


“万死不辞。”

初七看了一眼沈夜身后的神农,他如同千万年以前一样,岿然不动。


<四>

来访嘉宾可凭借新任大祭司亲自送的信到廉贞祭司那里领取小礼品一份,听说小礼品是大祭司亲手做的点心呢,众人表示不知沾着仙气儿的点心味道如何,都争抢着去领取。


但当他们最后想要找龙兵屿外联部的人算账的时候却被告知大祭司实在是事务繁忙无法接待。


沈夜一边在桃园仙居图里遛弯儿一边看着太华山送来的贺礼:逸清的《慕容林枫传》。听说讲的是一位苦苦追寻心爱之人而不得的悲惨故事。沈夜为了看圆满结局而逼着初七与太华山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心心念念着这本书的第二部可以看到两人在一起。


沈夜躺在躺椅上慢悠悠的晃荡,看完徒孙送来的最后一本书的时候觉得有些寂寥,自从初七担任大祭司以来来他这里的次数屈指可数,算算也有半个月没有见到他了。


还真是忙啊,沈夜有那么一丢后悔,但想到可以换来自己的清闲,就觉得年轻人,多操劳操劳是应该的。


而此时的大祭司在忙完自己的事之后纠结到底要不要去见沈夜,他觉得经过这次的典礼他和沈夜的关系已经从师徒主仆上升到纯洁的生死与共永不离弃的高度,再想一些有的没的总觉得不太合适。他内心流下了无奈的泪水。


沧溟城主相较之前被绑在树上不得进行体力活动而怨念,现在没事儿就到处乱跑,华月陪着帮她实现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两人带着小曦看过了南方的雅致北方的豪迈,大海的广阔沙漠的广袤之后,回来看到他的属下,华月的前上司,小曦的哥哥仍旧在自己的寝殿里优哉游哉,默默的为初七点了一支蜡烛。


“阿夜,你再这么下去又要长胖了。小心初七不要你。”


“……沧溟,你们都恨我吗?”沈夜抬眼问到。


“恨啊,无时无刻不恨着,我想有个人现在肯定真的恨你了。”


瞳看不下去了,他亲自为这次祭司典礼做了一套衣服,而至今还没有机会将它穿出去,他难得不摇轮椅直接来到初七的寝殿,准备做最后一次的助攻。


他进门的时候看到初七将自己埋在一堆公文里,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七号,你过来。”


“……瞳,你这么说话我觉得我下一秒就会被你家十二下蛊而亡。”


瞳没有理会他,拿出了一件礼服,抖出来的一瞬间闪到了初七的眼睛。


“我问你,按照辈分,你应该称呼我什么?”


初七想了想,说:“唔,阿夜是我师尊,你是阿夜父亲的弟子,还是百年前救我的人,应该叫一声……”


“嗯,你想叫我爹也可以。”


初七笑了一声:“瞳,你今天怎么了?”


“初七,你知不知道,下界人有一个风俗,就是在成亲的时候要拜高堂,以表对长辈的尊重,我前几日觉得是时候该我出场了,就做了这套衣服。”


“我不想成亲,阿夜不明白我的心意……”


“我看你是不明白他的心意吧。”


“嗯?”


“他将整个烈山部这么贵重的嫁妆都给你了,你还不懂吗?!”


今天的初七,实现了事业与爱情的完美统一。

————————————可能有肉的end——————————

评论 ( 23 )
热度 ( 38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