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谢沈初夜】各司其职 1

接原著,大家大团圆在龙兵屿。三谢合一。短篇应该两三发完结~'

一 

龙兵屿四季如春草木繁盛,如今还用万丈红绸装点出盛世太平的模样,就显得更加不似人间了。
 初七收刀下马的时候就感觉出了他的家乡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平日金灿灿的结界不知是谁给上面运用法术捏了无数的桃花,粉嫩嫩的花瓣映着浮夸的金色,这搭配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他眉头一皱,手指轻触花瓣,自身灵力毫不费力的化解了花瓣微弱的凝聚力,花心挣扎的闪了两下,化成一缕翠绿色雾气。
 阿阮做的?
 得知不是外人,初七也就随它去了,他挥了挥手打散了几朵,轻车熟路的摸到结界的入口,待结界融合他的灵力的功夫,他整了整自己的衣衫,心里念着那人塞进偃甲鸟里的简短话语,即使已经念过无数遍,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其实也就十个字:
 无事速回,唔...有要事相商。


 初七首先作为一位速度力量能力都出色到龙兵屿内无人能比的大祭司贴身侍卫,自是明白万事万物皆讲究一个天时地利,晚一分则刀剑入喉,差一寸则满盘皆输;其次他作为烈山部大祭司弟子,第一偃术大师,跟随他师尊百余年的贴心小棉袄,更是明白人和的重要性,而此刻有一件事情他觉得应该是到了集齐这三样神器的时刻了。
 其实这件事天时地利都不是最重要的,毕竟客观原因是解决不了他主人这主观的念想,而今等了这么多年,他这次终于从沈夜那一句意味深长的"唔...”中,体会到了些许在风雨后的阳光。
 没错,这件事就是两人的感情问题。


 下界之后两人虽然没有过上养老的生活,但是毕竟大事已闭,除了还在安排各祭司各自职务以外没什么事了。拉着主人去后山这样那样的机会还是不少的,但是初七始终没有将这样那样发展成他想的那样,因为沈夜觉得这样那样就是跟他心爱的徒弟,忠诚的属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树下小酌,琴棋书画,过一种神仙试了都说好的日子。
 好个毛球!初七一边用食指顶着一坛他徒弟从当今圣上从太华山清和长老那里偷来的孝敬他的酒,一边想,当神仙有什么好,烈山部当了那么久的神仙不还是下界食五谷了,既然下界了,就应该跟凡人一样有理想,有梦想,有念想,有...妄想。


 他将一坛子酒倒进酒壶里温了温,沈夜不能喝太凉的东西,从太华山那看着就冷的地方酿出来的酒沈夜自然是少喝为好,但是架不住嘴馋,沈夜就对初七说你徒弟拿来那坛子酒我赏给你了,你把他拿过来喝掉。初七心里笑了笑这就拿来和沈夜一起喝。
 酒过三巡,两人微醺,太阳识时务的跑下了山,初七盯着嘴角挂着一丝满足微笑的沈夜:着一身深蓝色便装,靠在后山唯一一棵树上歪歪斜斜还眯着眼睛,手中的酒杯虽见了底但还留着那么一点晶莹的液体,顺着手指慢慢悠悠滑到了白嫩的指腹,似是感觉出有温热的流体,沈夜下意识的抬手舔掉,湿润的舌没有起到收集酒水的作用,反而使整个手指都沾上水渍。
 初七觉得他现在不上肯定不是人。
 然而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没有跟主人这样那样,就是因为沈夜在他凑过来准备舔舐他的唇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谢衣...下个月...下个月有一件大事...
 然后就倒在初七怀里睡死了。
 下月是什么日子呢?九月。还有呢?是谢衣生辰的月份。也就是说谢衣是处女座的。
 师尊尊你没把话说完,徒儿我实在没办法再想别的啊!
 后来他命人砍了那棵树泄愤,举着斧头的乐无异说师父,这棵树其实挺好看的,而且品种在你们这热带稀有啊,砍了有点可惜吧。
 初七说让你砍你就砍,哪儿那么多话,这是什么品种。
 咣!一斧头下去。
 山楂树啊。听说还孕育着一个纯洁的爱情故事。
 对于初七来说纯洁这词儿就跟没钱一样让人烦。


 二
 第二天初七为自己既没有跟沈夜这样那样,又没问出沈夜到底想说什么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抓心挠肺。但是毕竟是藏匿在暗处百年的人了,耐心还是大大的有,只是这次因为憋的时间太长还差点得手但是没有得手所以有些军心不稳,所以他请求沈夜派给他点儿任务出去呆上一个月,一来冷静一下自己,二来回来的时候应该也到了沈夜说的大事了。他直觉应该不是沈夜要给他过生日这么简单。
 “你要...出门?”沈夜轻轻皱眉盯着前来讨活儿干的自己属下,有些迟疑的问。
 “是的,主人。现在各个祭司都各司其职,我却没有怎么为主人效力,心下实属不安,恳求主人给属下一个机会。”
 沈夜轻哼了一声,听不出是什么语气,像是没忍住在笑又像是了然了他的想法,他转过身坐下呷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对初七说。
 “知道为什么没给你派任务吗?”
 “属下不知。”
 “下个月,你就知道了。”
 ......主人再见,师尊再见,阿夜再见,朋友再见。
 初七真想现在立刻马上压上去咬上他的嘴,血腥味混着茶清香全部往自己肚子里吞,然后撕开他一本正经的衣服,狠狠贯穿他,逼他说出那欲言又止的话,不说不给停。以此满足自己各种意义上的念想。 但是事实上沈夜只看了他一眼,感觉郑重又认真,饱含着大祭司不怒自威的严肃和绝不会食言的许诺,初七就泄了气。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接过沈夜递给他的盒子。
 “你去送信好了,你跑那么快。”
 ...初七木讷的接过了任务,即使是很小的事,只要是沈夜授意,他都会认真办好。
 但在所有接到流月城大祭司信件的人看过信之后都奇怪的问他“为什么送信的是你?”的时候,初七还是有一点挫败。


 没了瓷器活儿,这金刚钻也不知如何是好啊。

评论 ( 18 )
热度 ( 47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