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二】【谢沈现代AU】ordinary day <完>

这还不能称之为西皮文…我知道_(:з」∠)_没有恋爱_(:з」∠)_

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脑洞…就…随便看看…

————————————————————————


沈夜的电话又响起来,这次是不同于之前默认的铃声。沈夜看也不看的马上接起电话,谢衣注意到沈夜语调柔和,回想到之前沈夜提到他有一个妹妹,应该是他妹妹打来的吧。

 

那边好像在对哥哥撒娇,沈夜耐心的安抚着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沈夜抬手扭大了车里的音箱,这边一直没有换过的碟片仍旧是少女甜美的歌声,沈夜对那边说,哥哥在这里听小曦最喜欢的歌儿,小曦要好好睡觉,哥哥明天就回家。

 

谢衣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对方的态度实在是太温柔,他觉得自己刚刚对沈夜说的那番话有点不妥,就算是看不惯有些事情,对待初次见面的人这样说话也有些过激。

 

谢衣抱着自己的背包反省了一番,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了,社会不公之事见得太多,他确实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不假,但是面对身边这个人,却是缺少思考就抖出指责,是因为他曾经是自己崇敬的师长?在得知心里重视的人却让他失望的时候,就像苦苦寻得一片绿洲才发现那里仍旧是荒漠,难过应该是加倍的吧。

 

他冷静之后想要对沈夜道歉,他想听听沈夜是怎么说的,对于这样的事,曾经耐心为学生答疑的沈夜,热心在路边帮助他的沈夜,对待家人如此温柔的沈夜,这样的一个人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还未开口,就看到沈夜已经讲完了跟妹妹的电话,之前一瞬间的崩溃好似是谢衣看错,此时的他动作利落的拧开车钥匙,汽车发动起来,身后的鸣笛声和催促声消失,前面的汽车也已经走远,沈夜一踩油门汽车顺畅的行驶在山路上。

 

黑夜已至,因为聚集的车辆都已分散开来,整条山路只有三三两两的车灯,谢衣几乎看不到周围山崖峭壁和郁郁葱葱,只感觉到车辆因为拐弯一直在左右倾倒着,而一边的沈夜表情淡漠,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根本不在乎。

 

谢衣觉得自己平时还算是能说会道的人,此时却如鲠在喉,充斥在两人之间的还是那怎么都不合时宜的歌声,谢衣苦笑了一下,这就是曾经语文老师说过的,以乐景衬哀情吗。

 

一首一首的歌曲淌过去,沈夜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只是认真的开着车,谢衣也不知此时他们已经赶了多少路,过了大概有一万年,谢衣感觉沈夜停了车,他一抬头,到了S市高速路的收费站。

 

他赶忙拿出钱包,是沈夜好心送他,总不能过路费也让沈夜付吧。他拿出两张一百递给沈夜,沈夜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推开他摇了摇头。谢衣在副驾驶上行动不方便,他总不能跨过沈夜从窗口递钱给工作人员。沈夜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穿的还是谢衣的衣服,他从后面拿来自己衣服摸了摸口袋,先掏出了一个小盒子。

 

沈夜和谢衣一愣,这是沈夜的名片盒,盒子里的东西提醒着两人刚刚的不愉快,沈夜将之扔到后排座位上,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了钱包付了款。

 

忽然谢衣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俯下身在车里找那张被他撕成两半的名片,他这才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正想说话,沈夜将车停在了马路的一边,已经过了收费站,现在他们在S市市区境内。

 

“谢衣,下车。”沈夜说。

“等等,沈先生,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下车。”

谢衣不动,他拿着那张写着“董事长”的名片,神情激动的问:“沈先生,你三年之前为何辞职?我大四的时候您还在带研究生,突然辞职之后三年就可以做到董事长的位置吗?流月是大公司,之前也有学长进流月,但是在我实习的时候您都没有进入公司上层的名单。”

 

沈夜笑了:“怎么,怀疑我连名片都是骗你的?”

 

“不,不是的,”谢衣摇头,“我得知那件事的时候是因为有住户来流月投诉,如果算上拆建的时间,也应该是三年之前,那个时候您还在学校没有辞职……”

 

“那又如何,现在我是流月的董事,一切的事务都由我负责,你说的那些我自有分寸,现在请你下车。”

 

“……”谢衣语塞,他这时才发现自己现在还不能自处,他的自行车坏了,有没有出租车愿意载他去火车站都是一个问题,而且这里是S市,去往其他的火车应该很少,也没有飞机场…沈夜说得对,直接去A市还是比较方便。

 

谢衣没有办法,他现在怀着一肚子的疑问被赶下了车,看样子还是自己有错在先,辜负了这人的一番好意。

 

他想沈夜还是很厚道的,没有将他扔在一片漆黑的山区,这里好歹是一座城市,只能找个旅馆先住下,明天再说了。

 

谢衣下车正要打开后备箱,但是沈夜好像没有给他开门的意思,他敲了敲后窗示意沈夜,只见沈夜走下了车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问他要干什么。

 

“我的自行车还在车里,请让我拿出来。”

 

“谁让你走了?”沈夜问道,“我让你下车,然后和我换位置,我开了几个小时的夜路,现在很困,现在已经开出了山区,你说翻两座山去A市实在不是个好办法,从S市到A市有高速,比山里容易开一点,所以让你来换我。”

 

谢衣一愣,他没有想到沈夜还愿意送他去A市,幸好他带着驾照。两人交换位置上了车,谢衣还想说什么,但是沈夜一上车就闭上眼靠了过去,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谢衣这次学乖,不再打扰沈夜,专心致志的开车。

 

S市是个小城,路上已经没有了什么人,谢衣默默想着今天发生了事,觉得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自行车坏掉,遇见沈夜,堵在山区闲聊起来,得知对方是自己的师长,随之就得知他还是流月的董事,现在他大概想明白,沈夜应是流月之前董事的儿子,不然凭借三年时间,而且之前只是在学校任教,也没有进过公司,现在不可能到这个位置。

 

他转头看了看沈夜,突然想到沈夜说,这次是他来旅行的。一个人开着车出来旅行,中途还搭救别人?出门看似还没有带足够的食物和衣物,他不会是一时冲动跑出来的吧。

 

算算沈夜应该也有三十的样子,身边没有女伴陪他出来吗?他对他妹妹那么好,他妹妹怎么也没有陪他出门。

 

谢衣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沈夜这个人现在坐在他身边,跟他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他几年之前勾勒出的沈老师的形象,和眼前这个人重合起来,不再是那触不可及的人物。

 

“流月的事,我会处理好的。”沈夜突然说。

 

谢衣以为沈夜已经睡着,他赶紧收回目光,显然沈夜误以为谢衣还是对于流月的事对他耿耿于怀。

 

“谢衣,之前的事我没有必要解释给你听,但是,”沈夜坐直了身子。“如果你还没有工作,只是会设计图纸,我劝你还是不要……”

 

谢衣一时间觉得沈夜是很生气的,他觉得沈夜会脱口而出让他不要多管闲事,但是沈夜却是无奈的说:“不要进公司,去读博士吧,或者去国外深造,以你的资质,以后会有好的前途。”

 

谢衣心里一酸,他突然觉的自己现在就是躺在沈夜汽车背后的自行车,虽有一腔热血,但是终究还不理解路途之艰难。

他相信沈夜不是不道德之人,个中苦衷,他却也不愿意对他言说。

 

“沈老师,我可以进流月吗?”

 

谢衣看着沈夜惊讶的眼神,下定了决心。

 

半晌,沈夜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一笑。点了点头。

 

和这人一起走吧,从头开始。两人此时心里,都这么想。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4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