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二】【谢沈现代AU】ordinary day

短篇 两三发完结…只为填脑洞…




他的车卡在山区,太阳落下了一半,前面花花绿绿的各种车辆歪歪斜斜的占着窄小的山道,左侧是峭壁,右侧是杂草丛生里生锈的护栏。因为等的时间太久,前方看不到尽头的长队边上有几位司机靠着车门抽烟,灰蒙蒙的吐气飘飘然和阴下来的天空融为一体。

 

沈夜坚持在驾驶位上坐了半个小时,任由旁边的人一直劝说让他下来走动走动他仍然沉默不语,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等的有些烦躁,看了看烟盒里已经没有了烟,他烟瘾并不很大,只是这一路一直在山里开车,没有地方买,现下又堵着这里没事做,就想摸出一根来。

 

他走下来甩上车门的同时,觉得自己今天是真的坐久了,后颈拧着疼,他皱了皱眉头活动了一下,整了整衣衫,走过去对背着双肩包拿着照相机拍照的人说:

 

“有烟吗?谢……”

 

“谢衣,沈先生,我叫谢衣。”

 

沈夜点了点头以表自己未记住他名字的歉意,然后看着他等待回答。

 

谢衣摇摇头,然后似是觉得没有帮到对方而觉得不安,他启唇想要说话,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跑到沈夜车的后备箱搬出自行车,从他另外一个双肩包里摸索了半天。

 

“我有这个,给你。”

 

沈夜看到他摇头之后就转身回到了车里,这时看到谢衣从车窗外递给他什么,他拿过来一看,是一颗速食的鸡蛋。

 

“……谢谢。”沈夜有些意外但是没有拒绝,就算平时忙到不吃饭也是常有的事,但眼下看似还要堵很久,吃点东西是应该的,这是密封食品,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谢衣看到他拆开好像很高兴,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也拆开一包苏打饼干准备吃,然后顿了顿又收了起来,拿出一个苹果。

 

“没关系。”沈夜三两口吃完将垃圾扔进车里的垃圾袋,看到谢衣愣了一下,右手食指空绕了两圈,“苹果很凉,还是吃些粮食,我没有洁癖,吃完打扫一下就行。”

 

谢衣笑了笑,他没想到沈夜看出了他的担心,饼干吃起来难免会有碎末,这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的车,他不想给沈夜增添不愉快。

 

“那就谢谢沈先生了。我下车去吃。”

 

沈夜喜欢这个人的态度,在自己的限度之内礼貌亲和,所以他打算好人做到底。

 

“谢衣,你说你是学机械的?”

 

正打算开车门的谢衣听到对方问他,又坐回了原位,领会了沈夜的好意之后拿出一个面包开始吃,一边吃一边回答。

 

“是的,大学和研究生都念的是机械,以后也准备走这一行。”

 

“大概哪一方面?”

 

“建筑类的吧。我还蛮喜欢摆弄房子。”谢衣回答。

 

“那是典型的工科了,”沈夜勾起嘴角笑了笑,“怎么会想着骑行这么文艺的事情。”

 

谢衣佯装可怜的撇了撇嘴,他的自行车还在对方的后备箱里,链条坏了没有设备他还不能修。

 

“沈先生就别取笑我啦,”谢衣吞下最后一口面包吗,“这不是毕业了吗,想着再不出来好好玩玩以后进了公司就没有机会了,而且我很喜欢山山水水,自行车多贴近自然。”

 

沈夜没有回话,像是听了他的话想到了什么事情陷入了沉思,谢衣看沈夜没有接话也没有说什么,拿起自己的相机摆弄了起来。

 

沈夜回过神来看到谢衣正低头看他相机里的照片,青年的侧脸俊秀清朗,耳边的碎发遮住了面颊正好垂在嘴角,和唇边弯起的弧度连成一线,显得温柔乖顺,沈夜想了想他的年龄,研究生毕业,大概也就是二十五岁的样子,正值美好年华。

 

他突然不想打破这样的平静,两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一个是摸爬滚打的社会人,一个是还未有什么压力的毕业生,要说能说得上什么,可能也只有这偶然的相遇和前方堵得不像话的车辆。

 

沈夜抽烟不成无事可做,随手点开了车载音响,不成想音响里传来的是一个甜美的少女歌声。

 

It was an ordinary day

I woke up on a wave

I filled a sail

And made my way to the shore

 

谢衣抬起头看着他善意的笑了笑,他以为这人车里要么就无趣的没有音乐,要么就是严肃的古典,唔,或者会有浪漫的肖邦?没成想却是这种曲风。

 

沈夜自己愣了愣,抬起头一笑正对上对方满眼玩味的看着他,他忽然觉得应着这样少女的音乐被人可爱的误会着也是挺轻松。

 

“抱歉。”沈夜毫无道歉意味的说,抬手要将碟片弹出来,“妹妹喜欢的碟片,我一直由着她放。”

 

谢衣伸手盖住出碟口摇摇头:“沈先生的妹妹,一定是个和这位拥有甜美歌声的少女一样可爱。”

 

谢衣注意到沈夜的表情变得柔和,他手停在按钮的旁边跟着轻快的节奏打着拍子,曲子里爽朗的木吉他声和着响指的声音让空气也灵动起来。

 

“小曦是个很乖的孩子。”

 

“您也是一位很好的哥哥。”谢衣说,“我上车的时候就看到后面有小兔子玩偶,以为您是一位和蔼的父亲。”

 

“我看起来很老吗?”沈夜开玩笑,“虽然是男士,但是还是很介意你这么说。”

 

“哪有,只是觉得沈先生的气质很成熟,让人不由得尊敬,”谢衣也放松了一些,“开始以为您绝对不会帮助我,没想到您是热心肠的人。”

 

“我并不是热心肠。”沈夜解释,但是又觉得没有必要和这个陌生人说自己当时的想法,“我只是好心。”

 

“噗。”谢衣笑出声,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他很想问问。

 

“只是不要耽误您的行程就好,S市离这里也不是很远,您把我送到那里之后我坐火车回去就好了。”

 

“嗯?”沈夜一愣,“S市,嗯对,送你去S市。”

 

“您不是说是去S市旅行吗?您怎么顺路怎么送我就行。”

 

“哦,没事的。”沈夜这才想起来,谢衣刚刚上车的时候问他去哪里,但是他哪里也不去只是为了躲避那里随便开,就随口编了一个附近城市告诉了对方。

 

“S市方便吗?我还是送你去A市比较好吧,省会交通也方便一些。”沈夜说。

 

谢衣本想拒绝,却没有理由,对方好像有什么事却又没什么事的感觉引起了他的好奇心。确实,国道上碰见骑自行车的人一般开车的都不会理会,这个人看到他的招手停了下来,听到他的遭遇之后爽快的答应帮助他,这人长了一张明星一般冷峻的脸,看车的品牌和衣着打扮,怎么也不像是平常人,他以为他是去邻城出差或是什么,没想到对方说去S市旅行。

 

S是个小城市,而且旅行,一个人吗?

 

这时他又说可以送谢衣去省会城市,好像自己并不在意这次的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去A市沿路的风景很不错,现在11月份正是看枫叶的季节,只不过要再翻两座山,您觉得呢?”谢衣猜测着顺着沈夜的意思往下说。

 

“嗯,可以。那就去A市吧。”沈夜抬眼看了看显示的油量,“看样子你对这里很熟悉,我在附近城市住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不算熟悉,上大学的时候骑过这里,想来也有几年没有来过了。真是怀念啊。”

 

“现在的大学生可真会玩,想当年我上大学的时候,没事就只在图书馆看书,看到11点熄灯回寝室,还会被宿舍管理人员说没有时间观念,到后来我就从男生宿舍的后墙翻过去,因为翻墙的人很多,墙内有好多学生你一块我一块的垫着砖,后来因为宿舍有晚归出事的,那堵墙就拆了直接变成了宿舍院的另一道门。

“现在想来,其他人晚归是为了约会,我晚归竟然是为了泡图书馆,呵,是不是挺无趣的?”

 

谢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反问:“沈先生,你是哪个大学的?”

 

“M市X大。”

 

“哈哈,真的是太巧了,我也是那所大学的,学长讲起那道门的时候编的神乎其神,说是因为受到了诅咒,爬墙的情侣都会分手什么的,所以记忆犹新。”

 

“是吗?那还真的是很巧,其实刚刚你说你是学机械的就想问你的,不过没想到真的是一所大学。”

 

“您也是学机械的吗?”

 

“是,想来全国机械专业最好的就是X大,你要叫我一声学长了。”

 

“冒昧的问一句,沈先生的名字是……?”

 

“沈夜。”

 

“沈夜…沈夜…”谢衣惊讶的说道,“竟然是您!我岂止要叫您学长,应该称呼您老师才对。”

 

“哦?我这么有名气。”沈夜意味深长的一笑。

 

“是啊,我当初可以说就是为了您才去考的研究生,但是报考的时候却听说您辞职了。一直特别不甘心,想要见您一面,真是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青年看起来很激动,手里还捏着面包袋子没有扔,整个人不像之前略显拘谨,而是开启了兴奋的气场,沈夜其实很高兴有人知道他,但是转念一想又沉默起来。

 

“您为什么辞职了呢?当时我和朋友都很想报考您的研究生,听之前的学长说虽然您只带过一年的研究生,但是却是所有机械系最负责任的老师,我一直以您为榜样努力,现在研究生毕业了还是在打听您的消息,之前却听说您在一家企业做管理?”

 

沈夜看了谢衣一眼,似乎有些不愿意提起这个话题。

 

“那只能说我们没有缘分。”沈夜语调冷淡的说。

 

谢衣刚刚自顾自的说了那么多,现在被沈夜一句打回来,有些吃瘪,他反省了一番,觉得这样打探别人的私事好像是不妥,就慢慢缩回副驾驶上。

 

“抱歉,沈先生。我只是太激动了。”

 

沈夜看着对方失落的样子,有些心软,这本不关他的事,他有些把自己的气撒在谢衣身上了,他语气软下来。

 

“所以老天安排我们这么见面,”沈夜抱着胸靠在椅背上,开玩笑似的说,“我给你签个名?”

 

“不用啦。”谢衣耸耸肩,小心翼翼的接受了沈夜的示弱。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