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初夜谢沈]尽日还乡 0927

lo主是傻白甜,虐神马的并不会!www

——————————————————————————


“初七?初七算是什么名字,难道你在家排行第七吗?”

 大祭司在一旁轻笑了一声:“那你给他起个名字。”

 沈夜皱了皱眉摇摇头:“我怎么可以给他起名字,他又不是我养的小动物。”

 大祭司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轻哼了一声,最终摆了摆手。

 “去练习吧,你要好好教他,”大祭司表情意味深长,“你们要像亲兄弟一样。”说完,走出了校场。

 沈夜目送父亲走远之后,回头打量黑衣少年,对方还是一副面无表情淡然的样子,沈夜抓了抓头。

 “初七,你不问我叫什么吗?”

 “回主人,属下只要知道您是我的主人就好。”

 “……父亲都走了,你不必拘礼,多没意思。”

 “……是,主人。”

 沈夜无奈的摇摇头,本来以为这下他有玩伴了,没想到这孩子这么没趣。

 “主人,大祭司说今天要教会我简单法术。”初七看沈夜不再说话,走上前拉了拉沈夜的衣角。

 教你?我自己还没有练习好呢。沈夜撇了撇嘴,“要学自己去看书,你不会连字都不认识吧。”

 初七愣了愣,随之摇了摇头,好像是并没有听懂沈夜在说什么。

 沈夜有些惊讶,流月城本就不大,城中新出生的孩子也并不多,小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起去学堂学习文字,这个孩子竟然连文字都没有听过?

 思及此处,沈夜想他可能是孤儿,无父无母所以才被父亲送到他这里陪他,想到自己好歹还有妹妹和父亲,觉得初七着实很可怜。他暗自叹息,拉过初七的手。

 “那我就教你吧,只教一遍啊。”

 初七盯着走在前面的少年拉着自己的手,小小的手掌紧紧贴着他的,只是和他不同的是,对方掌心温热,如同一颗鲜活的,跳动的小小心脏。

 

 

初七学习能力极强,一周功夫将所有文法全部掌握,此时他们正在沈夜的寝宫互相考验对方。

 “大祭司之职,以保息六养万民: 一曰慈幼,二曰养老,三曰振穷,四曰恤贫,五曰宽疾,六曰安富。 ”初七读给他听。

 “啊啊我记不住啊,”沈夜躺倒在身后的地板上,“这都是什么东西啊,我不想学,什么大祭司,那是我父亲,和我没有关系。”

 “主人,你以后是烈山部的大祭司。”初七放下书,起身给沈夜倒了一杯清茶。

 “谁说我以后是大祭司了,”沈夜坐起来,“我才不要当大祭司,每天什么也做不了。”

 初七恭恭敬敬的跪在沈夜面前,“好,主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噗,你倒是听话,”沈夜站起来将他拉起,“以后不用跪着,你我共同学习,没有上下之分。你看小灰何时在父亲不在的时候跪过。”

 沈夜指了指在一边的小灰,此时他正窝在椅子上打盹,自从初七来了之后他偷懒的时候更多了。

 沈夜看到小灰睡得一脸陶醉,笑出了声,他对初七说,“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不如我们出去玩儿吧。”

 “……什么?”还没说完就被沈夜拉着出了书房。

 

早晨的流月城还算安静,街道几乎没有行人,翠绿的矩木攀附在所有的建筑上面,像是这座城的血脉,沈夜拉着初七在祭司居住区奔跑,他们绕过钟楼来到背面,从后面的机关向下走,顺着石墙来到另一处地方。

 “主人,这是?”

 沈夜望了望身后,看起来是没人跟着,他走进石门,捏起法术带着初七跳过水塘,来到一座塔下面。

 “我来这里找一个人,”沈夜对初七说,“我们要从塔顶过去然后到二层才能到他的祭司殿。”

 初七沉默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表情变得有些为难。

 沈夜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问道:“初七?你怎么了?你别看这里好像很阴森,不过那位祭司人很好的,我让他帮忙做了有趣的东西,你陪我去,我就送给你,好不好?”

 初七紧紧攥着沈夜的手,好像在犹豫,但是他最终还是点点头,跟着沈夜上了塔。

 七杀祭司殿门前立着两棵狰狞的矩木,有一棵还打在门前遮住了半个门,外人看来整个祭司殿像是隐秘在矩木里。沈夜带着初七走进去,穿过两扇门之后看到了这里的主人。

 瞳远远就感觉到了沈夜走来,不过他回过头的时候还是一惊,没想到之前从他这里出去的傀儡竟然也来了。

 “瞳!我带新朋友来了!”说着沈夜将初七推到瞳的面前,“我上次求你帮我做的偃甲鸟你做好了吗?你让初七看看。”

 初七僵在原地一动不动,看到瞳之后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瞳盯着初七看了看,觉得这具傀儡还成长的不错,这才一周时间,竟已经有了表情。

 两人对视半晌,弄的沈夜莫名其妙;“你们两个认识吗?不可能啊,瞳你这个人不是从来不出门的吗…”

 瞳笑了笑:“不,不认识,只是觉得这孩子还不错,应该可以和阿夜处得来。”

 “那是,他可聪明了,”沈夜拍了拍初七的肩膀,“我教给他文字,他几天就学会了,上午还帮我背书呢。”

 瞳点了点头,转身去拿出三只偃甲鸟给两人。

 “你和小曦,还有……初七的。我正好多做了一个,拿去吧。”

 “太棒了!谢谢瞳!”沈夜拿着偃甲鸟拨弄,偃甲鸟启动翅膀向门外飞去,沈夜跟着跑出去,“诶,等等啊。”

 殿内只剩下初七和瞳两个人,瞳看着初七,又瞥了一眼偃甲鸟。初七拨开机关,偃甲鸟在他和瞳的头顶绕了起来。

 “不错,灵力都可以控制偃甲了。”瞳点点头,“你要好好教阿夜,不能让他和你差太多。”

 “是……”初七低头答道。

 瞳转身在椅子上坐下,继续说:“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他才是你的主人。”

 初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躬身行礼,向门外追去。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