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初夜谢沈]尽日还乡

大家好…这是一篇正剧_(:з」∠)_

和基友聊天突然想到一个梗,如果初七和谢衣出现的时间互换的话是怎么样的…

原著半架空,背景设定不变其他不一样。

仍旧白开水文笔这样…只为填脑洞…



尽日还乡



七杀祭司殿内最近很不平静,大祭司不知从哪里拿来了几具半死不活的尸体扔给了瞳,这并不常见,倒不是因为这几个人身为烈山部人死去之后并没有立马灰飞烟灭这件事,瞳习惯了,他的工作便是制造傀儡。而是大祭司亲自送到了他的面前,也就是说,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并不知晓。

 

瞳还是存了几分好奇心的,但是他并没有意愿自己问,毕竟面前这个人行事从来不容他人置喙,就算是问问也好像是多余的事情,因为他一切都已明了的模样,从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深入内心,那双给予别人希望或是绝望的双眼,不会放过任何一件他管辖范围内的事。

 

“你最近在研究偃术?”

 

大祭司拿起桌上的偃甲鸟,像是捏起一件孩童的玩具。

 

“回大祭司,大祭司要的蛊虫一直在密室,这几日没有伤亡,便没有实验傀儡。”

 

大祭司三两下摸到了偃甲鸟的机关,拨动鸟儿腹部的木质羽毛,小鸟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倒是有趣。你还有闲情做这些东西。”

 

“……属下知错,以后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瞳右手抚胸,行了一个神农礼。

 

“我知道你是给阿夜做的,”大祭司空手一抓,偃甲鸟飞回到了他的手里,“他也不怕你,竟然来找你做这种东西。”

 

“……”

 

“瞳,那我也让你给阿夜做几样东西,”大祭司捏着偃甲鸟的手终是没有用力,随手放在了瞳的桌子上,“你可愿意?”

 

 第一章 傀儡

小灰有些跟不上自家小主人的步伐,看着和自己差不多一般大的少年气愤的从校场跑出来,手中的断剑还紧紧攥在自己手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不出意外的话小主人应该是会去曦小姐的房间,每次他和大祭司过完招之后,他都会去那里。所以小灰也偷懒没有再跟着跑,而是坐在原地等他,反正他下午也会来校场学习法术。

 

但是今天沈夜并没有去找妹妹,而是去了祈祷殿背后的一处地方。

 

那里没有人,荒芜的空地上矩木枝肆意的生长,树干互相缠绕盘曲十分巨大,几乎快要遮住了天。这里是流月城最安静的地方,沈夜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

 

手中的断剑还隐隐泛着蓝光,那是他父亲刚刚毫不留情的用一只手就将他的防御打断的标志,看着他被强大的力量掀翻在地,他的父亲只是摇了摇头,表情似是十分的不满。

 

他已经十五岁,而自己的法术和武力都算不得同龄人中出色的,父亲好像对自己很失望,而之前一同玩耍的沧溟也病了快一年,只有妹妹小曦能和自己说说话。

 

他抬头望了望被矩木缠绕的天空,被粗大的枝叶几乎遮蔽住所有蓝色的上空让他感到更加的压抑,这几年矩木好像比之前长势更快。

 

唉……什么时候他可以像平民区的那些孩子一样随便玩耍,不用担心父亲的责备,也不用练习这烦人的法术。

 

沈夜赌气一般的将断剑扔在了地上,心中愤愤不平。

 

回到校场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他走进门便看到了小灰靠在兵器架上睡的正香。

 

这个小灰,自己都不见了还不来寻,却在这里偷懒。沈夜瞧瞧的走到他的面前,然后猛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小灰吓得几乎跳了起来。

 

“啊!小主人!你这是要吓死我了!”

 

“让你偷懒!一会儿父亲过来了见你在此处睡觉,问你我去哪里了,看你怎么回答。”沈夜敲了敲对方的脑壳。

 

“嘿嘿,小主人你不就是去曦小姐房间了嘛,再说大祭司今天早晨已经来过了,他事务繁忙,估计是不会再来了。”

 

“那倒是,他只叫我自己练习,也就是三天两头来考验我一下而已,不教我还嫌我做的不好,真不负责任,而且他也几乎没去看过小曦,哼,去看沧溟的次数倒是很多,到底谁是他的女儿…”

 

“小主人……”

 

“早晨打断我的剑,我下午还要去七杀祭司殿找瞳重新给我做一把,不过可以顺便去看看瞳将我的偃甲鸟做好了没有,嘿嘿,偃术这东西真是神奇的很,不过我现在法术都还学不好,偃术就更加……”

 

“小主人你别说了……”

 

“哦?你还知道你法术习得不好?”

 

沈夜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父亲,他暗道不好,刚刚说的话不知被听去了几成。

 

“夜儿,过来。”

沈夜背对着父亲不知如何解释,沉默了半晌听到父亲叫他,这个称呼父亲很久没有叫过了,似乎是自从沈夜十岁起就没有听到过。

 

他迟疑的回过头,看到父亲的身后似乎跟着一个人。

 

“夜儿,你最近法术练习太过松懈,还经常去小曦房间,你以为我不知道?”

 

沈夜低下了头,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气势。

 

大祭司叹了一口气,宽大的白色衣袍一挥,身后的人站了出来。

 

“我看你成日自己练习也无长进,便找了个人同你一起练习,”大祭司顿了顿,“以后他便跟你吃住一起,你们要共同进步。”

 

“父亲,下人的话我已经有小灰了,不需要有人监督……”

 

沈夜正要辩解,看到身后的人向他走了两步,对方身着一件黑色的布衣,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样子。

 

他的表情好像有些凝重,一张好看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沈夜偏了偏头不再说话仔细看他,发现他不是严肃而是好像有些茫然。

 

“这个孩子我怎么从没在平民区见过。”沈夜想。他儿时也经常偷偷溜出祭司殿去平民区找同龄的孩子玩,但是眼前的人确是眼生的很。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又走了几步走到他面前,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然后做了一个标准的神农礼后,认真地说:

 

“主人,我是初七。”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0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