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初夜谢沈]Q&A<2>

初七这里4.0~设定是大家大团圆在龙兵屿…嘿嘿


———————————————————————————————


沈夜睨了逸清一眼,又若有似无的笑了笑,逸清后背发凉的同时觉得这个笑怎么感觉如此熟悉。

 

“逸清姑娘,最近的书卖得怎么样?”初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咦?还好啦,前几日还去长安签名售书,多亏乐公子和逸尘,在文墨书阁签了一天……初七你不要岔开话题啦。”

 

“我前几日也读了不少书,其中有一本描写山川风俗的,甚是喜爱。我在下界的一百年来去过的地方虽多,但是看过那本书之后仍是觉得自己目光短浅,着实收益颇丰。”

 

沈夜此时皱了皱眉,他也不清楚初七到底想要说什么。

 

初七从怀里拿出那本书,从纸质看是有些年头的书了,他递给逸清,逸清迟疑的接过书,看到封面的时候大吃了一惊。

 

“你……你怎么知道……”

 

初七继续说道:“灼灼状桃花之鲜,楚楚尽伊人之貌,此书文辞华丽却不失仙骨之风,不过要问姑娘相比于现在所写的,尽人间冷暖,记坊间奇妙之事或是爱恨柔情,皆是有一种细腻洞悉人事的风格,姑娘更喜欢哪一个呢?”

 

逸清拿着手中“楚灼”所著之书,回想起当年自己游历世间所记下的种种,和现在所写的以故事为主的话本,确实两者不能相比较,前者重于感想后者注重情节,这都是自己所写,只是表述方式不同。

 

初七终于回到了正题,他说:“谢衣之于我,就如同楚灼之于你,彼时的想法我此时也并不觉得有错,只是时间漫长,看到的东西很多,加之在谢衣这个名字之上的东西也就更多了,并不是简单的喜欢或者是什么,对于我,或者是对于你,没有曾经的谁会站在现在的此刻。”

 

初七看了一眼沈夜,继续说:“世事虽变化无常,只是我会逐渐明白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我的本能都会执着于一些事,为了烈山部倾尽所能,或者是,爱一个人。”

 

“这也算是无论我此时身为初七这个名号,或者曾经是谢衣这个名号,不愧于我本身这个人,一生之所求。”

 

此时众人皆沉默不语,席位上那个一身黑色束腰装扮的人,此时眉眼温柔的望着烈山部曾经的大祭司,在大家沉浸在他的一番话中几乎忘记了此人是叫谢衣还是初七的时候,还是被两人这等灼目的气氛闪的回过了神。

 

“咳咳……”逸清自己也被彻底的说服,心下暗道身为主持人竟然被嘉宾说到思考起了人生这也算是人生的一大经历,回头一定要写进书里……

 

沈夜表面上却显得十分镇定,他虽然没想到初七会说出这一番话,但是他却很了解这个人确实是很能说……

 

相比于大家都觉得沈夜应该会很感动的时候,他却是一副“事实确是如此,还要本座再秀一遍恩爱吗?”的表情,众人表示实在低估了这节目的杀伤力,上来就被毫无预兆的清空了血槽。

 

逸清捏着自己之前写过那本书默默在内心流泪,突然她想起来了刚刚沈夜那个看起来很熟悉的笑容在哪里见到过,那是当初沈夜每次一见到砺罂时会露出的胸有成竹的笑容。

 

醉了。

 

逸清呷了一口茶水,节目还是要继续的,她还是换一个没有杀伤力的问题好了。

 

“刚刚我们听到了初七神情的告白,两人的感情真是令人无比的羡慕,其实在日常生活不仅要有语言上的表白吗,应该也会有简单温馨的场面吧,比如,知道对方早餐喜欢吃什么吗?或者是你觉得你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满意不满意?”

 

正在喝茶的沈夜听到这话突然放下了杯子,啪的一声把逸清吓了一跳,怎么一直十分淡定淡定的与坊间传闻傲娇脾气不好完全相悖以至于逸清再也不相信小道八卦的沈夜此时好像裂了一个缝。

 

“主人喜欢的,自是我做的早餐。”初七胸有成竹的说,好想相比于刚刚那份告白更加的自信。

 

一旁刚刚十分感动的亲友团比如沧溟华月还有沈曦此时痛心疾首,因为她们将这两件事放在一起对比了一下,觉得以第二件事的真实程度来看,第一件事的可信度趋近于零。只有刚刚一言未发的瞳终于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一副看透人间世事的样子。

 

逸清继续问道:“哦?我竟还不知道谢大偃师还会做饭,啊突然想到之前在长安住在乐公子家,他做饭就十分美味,想来这也是一脉相承的。不过偃师还是最喜欢做一些偃甲什么的吧,你们的房子估计也是谢大偃师做的?”

 

初七点了点头:“龙兵屿建筑的图纸皆是我与部下所绘,我与主人的处所也都是我倾心设计。”

 

“都?你们难道不住在一起吗?我才不信。”

 

“不,并非我与主人不住在一起,而是我们经常更换处所,我也要画很多图纸。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主人总要让我设计两个房间,明明……”

 

“初七,闭嘴!”

 

“……是,主人。”初七有些委屈的靠在椅子上,不再说话。

 

逸清来了兴趣,沈夜的脸色看从刚刚就有点灰暗,此时竟然打断了初七说话,一定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而且事关处所……嘿嘿。

 

“大祭司怎么不让初七说了呢?那大祭司来说好了,刚刚两个问题,您的答案是什么呢?”

 

沈夜实在是不想回答,他沉默良久,直到实在无法忽视连同自己妹妹在内的众人八卦的目光,他才犹豫着开口。

 

“我与初七在一个房间。”

 

嗯嗯,这是自然。众人齐刷刷的点点头以示让他继续说。

 

“让他设计两个房间的原因是有的时候我真的不想和他住在一起。”

 

“诶!为什么?!”

 

“因为他每个月都要重新设计住所,这等热情身为已经两百岁的本座实在是招架不住…我告诉他别再操劳,他说……”

 

“属下并不辛劳,主人放心。”初七在一边乖顺的说。

 

“看,就是这样,你让我怎么拒绝?”沈夜指着初七,逸清看了一眼初七双眼放光的表情,觉得好像逸尘他师尊养的那只……不是,封印的那位乘黄……

 

“哈哈哈,那为什么要设计两个房间?”

 

“本座气不过,就想着他设计两个房间,我们分开睡。”

 

“原来如此……”初七点了点头。

 

“……初七,你这个反映,明显是从来没睡过其他房间。”逸清扶额。

 

“这样,本座就寝食难安。”

 

“大祭司不要伤心嘛,这是谢大偃师的小小爱好而已,想来你也是很欣慰的,咦,不过为什么是寝食难安?”

 

“……这就是你问的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愤怒的大祭司,今天的分叉眉也努力地表现着。


评论 ( 14 )
热度 ( 37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