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二][谢沈初夜]风雨 番外一<后知先觉>

又名 爱在午夜降临前


后知先觉之一<新帐旧账> 


沈夜痛苦的闭上眼睛。

 

“谢衣,有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转世了很多事情都会改变,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喜爱探究的性子,当初为师就是因为这一点收你为徒,我经常在想,你的这种性格一半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而有一半是因为为师吧,为师教给你的一些想法终究是影响你最终的决定,而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阿夜……”

 

“我知道你终究还是怪为师的,有些事情就算是已经成为你我都不愿提及的往事,但是在心里你仍旧是在意的,你在人世间流连的那么久,也是眷顾这美好景色和更多流月城里没有的事物,为师当然懂,在陪着温觉长大的那段时间里我曾经想着世间美好若是能带上小曦他们看上一眼,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师尊,在你心里我是因为留恋下界事物而做出这种事吗?”

 

“不然呢?谢衣?”

 

—“我所希望的自然是与师尊心意相通,最初在流月城的十一年我不曾感到能够尽心尽力与师尊共同进退,我也明白师尊所希望的一切都是顾及大局而并不关心自己的事。我很心疼,阿夜…但是阿夜你要明白,初七懂你所有需要的,你一个眼神初七便知道你心中掂量的事情你是如何希望的,你觉得初七最快乐的时候是站在你的身后吗,不是的…他的私心很重,他最快乐的时候是面对面看着你的眼睛,不用你言语,读懂你,做你所希望之事。”

 

“初七,我懂……但是你不必……”

 

—“主人,属下是否不够尽心尽力…属下以为流月百年就算属下并不如小曦那般可爱,但是自认还算得力,不知主人是否记得有一年神农寿诞之时主人酒醉,第二天高阶祭司在早会的时候纷纷关切的询问主人的身体状况。”

 

“……记得,只是我不记得到底是如何酒醉的,按道理说流月城的酒虽烈但是我神血护体并感觉不到醉意,不知为何那天喝了一些就醉了,幸好那时诸事即毕,不然一定会让砺英趁虚而入。”

 

—“……那是有人给主人迷咒,并不是什么危害身体的,只是一种最普通的安抚之药,但是主人神情放松下来之后……”

 

“……说下去。”

 

—“是,主人。主人神情放松下之后就会说些平时不会说的话,很……不符合主人身份的话。”

 

“哦?我堂堂流月城祭司,有何不能说?莫非是…流月机密?!”

 

—“不,不是的…主人说出的只是内心渴望说出的,并不是不想面对之事……”

 

“不必说了…”

 

—“……是,主人。属下已经忘记了,属下只是想说,属下在第一时间便把主人带离了寿诞筵席,瞳大人出面帮忙告诉各位祭司大祭司身体不适,让他们自行离去。”

 

“哦?瞳竟然会来到寿诞筵席?真是十分难得,可惜本座不能亲眼看一眼从来不露面的他是怎么为那些祭司下达命令的。”

 

—“是,因为毕竟那药是瞳大……不,属下想说的也不是这个。属下只是想问主人,可信任属下?”

 

“我当然信任你,普天之下除了你我再无信任之人……初七,你可曾知道,当初禁锢你并不是我所愿,只是时局剑拔弩张,我并不知我可信之人还有几人,我知道你可能听到一些我……我所说的违心之言,华月虽是亲信,但若她知道我的所作所为,我布局的安排就有可能打破,我不允许任何事组织烈山部迁往下界,任何事……”

 

—“阿夜……”

 

“心之所愿在当时定是想都不敢想,不甘,不舍,自欺,愤怒,后悔,最终可能幻化成的,是觉得自己不配……”

 

—“所以,先生在过后才会如此坦然?”

 

“……你说什么?”

 

—“先生可否记得,十八年前来到我家,先生说了些什么…?”

 

“……温觉……”

 

—“十八年前,先生说,你可以为了我留下,但是每月初七要出门寻人,寻一个对自己无比重要的,即使寻到的是尸体也要找到的人。

 

“先生说不会放弃,八年,没有一次中断,我不曾见过先生回来时失落或者难过,好像寻找是一件自身本就应该做的事。

 

“十七年前,先生和我一起放花灯,先生说自己的家人都因自己而去,自己最爱的人没来得及听到自己说爱他,还说他一定会对自己失望。

 

“十六年前先生寻到鹰鸷,带我去了一处地方,那个风景优美不似人间。他问我喜不喜欢这个,我说喜欢。是的,喜欢,然后他才放心下来,因为他了却了和他爱的人一切在自己家乡的愿望。

 

“八年前,先生说他不去寻人了,我高兴的不得了,但现在我才发现,他当时说的,他人命运自有定数,不由他去关心。才是我最应该难过的。”

 

“温觉…那时我…”

 

“不必说了阿夜…我都懂的…”

 

温觉一笑,倾身过去吻住坐在床边的沈夜,对方的唇柔软的像是被他的话所感染,香香甜甜。他伸手抱住无可奈何的人,满心都是全然得到的欢喜。沈夜一动不动被他吻着,好像还在沉浸在刚刚温觉的话中自责,温觉发现相比之前对方的口不对心,现在被说的词穷的沈夜也可爱的不得了。当然了如果沈夜还想和他争辩之前那些俗事,他不介意和他做一些愉快的事。

 

温觉轻轻咬了咬沈夜的唇使他回过神,然后趁机探进口中夺取主动。对方一愣,似是愧疚一般努力回应,舌在纠缠中温暖熨烫,抢夺着稀有的空气使两人呼吸更加急促。待沈夜情动准备白日就恩爱的时候温觉紧闭了一下双眼努力克制自己退了出来,他没有忘记初衷。

 

端起刚刚被沈夜放下的粥说。

 

“阿夜,我这一世为人,有常人味觉的,为何你就不肯试试呢?”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28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