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古剑二][初夜]风雨<十五>

此更证明我没有坑啊…36何时才能开放_(:з」∠)_


<十五>

草木葳蕤,西风系窗。难得热浪示弱变成暖风,但是也不过是阵雨的前兆。

 

从一个时辰以前天就阴沉沉,却迟迟不见最后一层光亮暗淡,温觉估计不出现在的时间,只得干等。

 

手中的百胜刀是上次那个人给他的,昨天只不过是在林中自己试炼,没想到偶遇强妖,是那个人救了他。

 

他习武之事本就不想让旁人知道,先生不愿意教,只得自学,练了几年竟然有些自己的路数,但毕竟无人指点,凭借自己的感觉摸索,招式善攻不善守。那妖怪本就比他强很多,加上背后袭击,他措手不及。多亏那人出手相助, 不过……

 

如果让他描述此人,温觉肯定会用一个词语形容,那就是奇怪。

 

武功不错,却无意取人性命,带着眼罩,但其实有个双很漂亮的眼睛,衣着打扮不像是中原人,而且……

 

“诶!初七哥哥!”

温觉正想道谢,却看到那人好像特别高兴的跑过来跟他打招呼,看样子,是认错人了?

 

“多谢少侠相助,不过想必少侠是认……”温觉收了自己手里那把普通的刀,正想拱手拜谢,对方却打断了他。

 

 

“总算找到你了。”对方摘了面罩向他跑过来,温觉等待对方跑近然后面带微笑的俯视着比他矮稍矮的自己,心里想对方的哥哥有比自己还矮吗……

 

“……?”温觉不解,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个人。

 

衣服纹样奇怪,不像是本地人,而且看样子还是认识自己,但是他从小没有离开过家乡,应该不认识才对。

 

“初七哥哥?我是十二啊~鹰鸷呢?”对面的人好像毫不在意他的身高,仍旧叫哥哥叫的开心。

 

“石二…?你……为什么叫我哥哥?”温觉拿起手中的刀,警惕的看着对方。心想他的哥哥不会是叫石大吧。

 

“喂喂,都已经是下届的人了,你是第七我是十二,叫一声哥哥怎么了…再说了,都是瞳大人造的,就算你是大祭司的人,我们也曾经一起呆过傀儡房啊,而且你每次生病被大祭司送来的时候都是我帮着瞳大人给你疗伤,这样算来你还欠我人情呢…”

 

对面的人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温觉一个字都没听懂,什么第七十二,什么瞳,什么大祭司,还有傀儡又是什么东西……

 

等等。鹰鸷!?

 

“你刚刚说什么?你怎么知道鹰鸷的?”温觉诧异,他记得很多年前那天他将先生从雪山带回,先生心心念念的就是这柄刀,自那之后先生不再亲近他,他也再也没有见过。

 

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鹰鸷是瞳大人制成的,你的事他之后都知道,这个不重要,你……”面前的人突然一愣,然后止住了话语,他开始仔细打量温觉,半晌又开始自言自语,“封印不是解除了吗……”

 

还是一句也听不懂,温觉皱了皱眉头,他打断了面前人,想要告辞离开。

 

“等等!”那人叫住了他,“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温觉。并非什么你口中的……初七。”

 

“好的,温觉,”对方思索了一会儿,“看你刚刚御敌之术只空有刀法,没有心决,这样是练不好的,我可以教你。”说完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刀。

 

“此刀虽远不如忘川,甚至不及鹰鸷十一,但是足够你防身。”对方叹息一般的轻笑一声,把刀递给温觉,然后小声自喃喃自语“算是……彻底结束了吗…”

 

 

温觉陷入两难境地,他确实很想学习法术,这样他就可以帮助先生找到他想找的人,说不定就可以让先生像以前一样待他。但是面前这个人从见到他开始就自说自话,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是可疑。

 

但是他知道鹰鸷,那是不是也知道先生的事…

 

温觉想要开口询问,但是又转念一想不能将先生的事告诉来路不明的人,只好作罢,他把刀还给对方。

 

“我不能收你的东西,我也听不懂你所说之事,如果你另有所图,想必是找错人了。”

 

“我没有恶意,只是想帮忙,你……”对方看着他,一双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很像我的一位朋友,但是他已经死了。”

 

 

“这样吧,刀你先收下,如果你想学习明天就在这里等我。”对方把百胜刀往温觉怀里一塞,开启法阵消失在温觉面前。

 

经过一天思索,他还是决定前来习武,一是他真的很想帮助先生,他甚至想如果他真的帮助先生找到那位故人之后先生离他而去,也好过像现在一样对他不理不睬。

 

虽然有多数时间沈夜根本不跟他说话甚至不抬眼看他,但是每天送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却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他以为长大之后就不会像儿时那样惯于依赖,怎料想他没有一天不想亲近沈夜,随着年龄的增长,甚至……

 

那人冷清的样子,严肃认真的样子与儿时温柔耐心的样子重叠,时常出现在他的梦里,每次醒来时觉得远远不够,想要时时刻刻在他身边。所以每天一大早他都迫不及待的去找沈夜,去看看他的睡颜也好,怎么都好…

 

说是迷恋都不为过,有时候温觉自嘲的想,说不定上辈子他就喜欢先生,喜欢到转世了都忘不了。

 

唉……

 

“想什么呢?”十二从背后拍了他一下,“你看你还是来了嘛~”

 

“我……”温觉一时语塞,“请少侠赐教。”

 

“噗…少侠,这个称呼不错,不过听起来有点别扭,不介意的话……你叫我十二哥哥吧!”对方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好像对这个称呼充满了期待。

 

“……好的,十二哥哥。”

 

“真乖!”十二拍了拍他的头,满意的回答。

 

十二的招式和心法都是温觉在书里没有见过的,不过意外的学习起来特别的顺利,好像从前他自己摸索出来的招式被串联起来,整理成一整套,加上心决,进步的很快。

 

击中迎上来的第三个怪物的时候,十二喘着气跟着温觉身后。

 

“你……你……以前那么厉害,怎么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也这么厉害,诶呀估计明天我都没什么交给你了……”

 

 

突然天空传来一阵雷鸣,黑云压城,温觉这才发现已到下午,看样子应该还有大雨。

 

“多谢十二哥哥的教授,眼下怕是要下雨了,请回吧。我们明天再练。”温觉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坐在一旁的石头上。

 

“你现在的武力已经算是不错,平日防身不成问题。”十二跟他一起坐在石头上。

 

“我还不及我想保护的人的万分之一,怎么能懈怠。”温觉握紧了手中的刀。

 

“呵,你从前也是这样,啊,我是说,我那个朋友从前也是这样……”

 

十二看着眼前的少年不由得感慨,眉宇间的那股英气没有变,可能是少年的缘故,看起来像是对一份事物的倔强,他从前虽与初七接触不多,但他明白,能与瞳大人说话的流月城内根本没有几人,初七虽为傀儡,但是受到的待遇却是高阶祭司的都不能比的,更不用说他是大祭司身边的近身护卫,吃穿用度都与大祭司一起,两人说是主仆,但实际上形同亲人。

 

“嗯?怎么样?”温觉等待十二开口,却见他陷入思考,不由的好奇心被燃起。

 

“没什么。”

 

大祭司的亲人……大祭司现在,应该是和亲人们在一起了吧。十二想到他见过次数并不多的沈夜,那人沉稳大气,做事雷厉风行,虽看起来神情凛冽,但每次来从瞳大人那里接初七的时候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像是恨?不,大祭司何等繁忙,初七痊愈的时候还亲自来接,不像是常人所说的恨。

 

实在是不懂。

 

又一个惊雷将十二从思绪中惊醒,紧接着密密麻麻的雨点就打在他们身上。

 

“十二哥哥你快走吧,”温觉撑起雨伞给他俩打上,“你……不是会那个一瞬间就不见了的法术吗?下次可不可以教我。”

 

“好的。”十二应道,他伸手探了探雨势,“好大的雨啊,你也快点回家吧。”

 

“嗯,再见。”

 

 

 

 

十二走后温觉一个人站在树林,听着哗哗的雨声,陷入沉思。

 

听爹娘说,先生就是在这样一个雨天来到他们家,像是从天上来的神仙一样,只要在他身边温觉的病就有所好转。

 

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恩师,更是从小一起陪我长大的亲人。

 

要是以后一直能在一起就好了。

 

还是很贪心,想要帮助先生找到他想找到的人,却不想让他离开自己。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雷一个接着一个的劈下来,巨大的声响映着心中的伤感,和惊天动地的雷声比起来,好像心中那丝丝缕缕的念想显得微不足道。

 

豆大的雨滴顺着雨伞滑落,密集的几乎形成幕帘,天彻底暗下来,浓浓的夜色毫不犹豫的袭来。

 

大自然的层层包裹让温觉觉得意外的有安全感,他静静闭上眼睛,耳边的声响逐渐消失。

 

心里在说什么?他等待着自己告诉自己。

 

“温觉!”一声清晰的呼唤从身后传来,温觉一愣,急忙转身。

 

他看到沈夜用灵力攥出一团光亮急切的向他这边走来。沈夜没有打伞,也忘了用瞬移之法,被雨浇了个透,但好像毫不在意,直奔他而来。

 

温觉赶忙走上前,凑近了才看到沈夜那双担心的眼眸。

 

“你跑去哪里了!不知道现在几时了吗!你……”

 

沈夜正要发怒,却被眼前的少年扔了伞抱了个满怀。

 

少年还不及沈夜高,被抱着的姿势有些不舒服,沈夜不自觉的微微俯身,一时间不知怎么回应。

 

“先生……”少年窝在他的颈窝,声音委屈的说。

 

“嗯……”沈夜应了一声,然后他感觉到少年松开了他,捡起了地上的伞。

 

“我以后,可以为先生撑伞吗?”

 

湿透的两人站在雨里,头顶上的小小屏障已是无用,但是沈夜却感觉这是时隔多年,感受到的初七最真诚,最深情的回护。

 

大雨滂沱,你听清自己心里的话了吗?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31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