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Caligari

一条与自己思想相对立的黑线

五行缺药

36…虽然不造啥时候更但是还是搬过来…
五行缺药


穷。
只能卖脸了。

谢衣从有独立思考能力以来就觉得自己命中缺少什么东西,但是具体是什么,他身边的人好像都不愿意告诉他。

比如叶海。他从高中就认识好基友,跟他背着书包啃着馒头一路考上G大机械系研究生的小伙伴,他们的关系纯洁到只有机械和金钱,叶海说,得友如你,真是三生有幸。谢衣没有深究借钱不还所维系的阶级敌人关系和一路战斗所形成的基友关系那个对他来说更加重要,所以在谢衣试图询问叶海觉得他缺少什么的时候说:叶海,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叶海回答说:终于要催债了吗?我以为你只有这一个优点了。

我命里缺的,难道是钱?

然后再比如离珠。没有感情史的谢衣在考上研究生以后接触到了G大文学系学姐离珠,本来温文尔雅的学姐对他有那么一点美好的臆想,但是后来觉得他长的如此标致性格又如此炫酷,非奸即GAY。
不不不,谢衣说,我和叶海只是朋友。
谁说你和叶海了,离珠翻了个白眼,两个工科男有什么好萌的。

谢衣不懂了,难道我命里缺的是妹子吗?

再然后比如乐无异。学弟乐无异,谢衣认识了他一年也没记住他家里到底是哪里的啥,还有乐无异的小伙伴夏夷则,好像也是哪里的啥,总之就是张口就天凉的那号人物。乐无异干干净净一小白脸,不对…小伙子,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机械,大二的时候听说研究生院今年考进了一个专业课148分的学霸,他立马提着礼就来到了谢衣的寝室,一口一个学长学长学长学长学长学长,阿一西带路。让谢衣回忆起了童年那个光头,亮闪闪的如同乐无异的眼睛。

病友。谢衣最后给乐无异下了这样一个定义,虽然他觉得他每天毫不拒绝人家送来的晚饭是一种可耻的行为,但是他还是十分同情乐无异跟他一样心里只有机械这样一个可悲的事实。
那为什么乐无异生的白白胖胖笑容灿烂呆毛健康,他不服气的啃了一口酱排骨。

这个时候夏夷则敲开了他寝室的门,说今天说好两人去看电影的,开车接乐无异。说着自然的摸了摸乐无异的头,笑的鬼畜不分,不是,人畜无害。乐无异挠了挠头说学长你吃好啊,我明天来收饭盒~这本书就放在你这了,明天再来请教你~

谢衣好像有点懂了,原来,他,是缺,电影啊~~~

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家萌妹妹阿阮说,才不是,你是缺一个给你做酱排骨的人。

谢衣又陷入了迷茫。
其实谢衣自己也有想过,可能是因为家庭的关系,他对感情啊美学啊艺术啊这些东西一直不感兴趣,记得他还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把他们送去隔壁的小学参加儿童节表演,小时候的他就长了一副让大人母爱泛滥脸,所以把他临时拉来当睡死的公主。

排练时老师交代,小衣,躺在那里不动就行了。乖~

哦。表演的时候谢衣躺在堆满花朵的桌子上,看着扮演王子的那个长得很漂亮的二年级小哥哥声情并茂的说着台词。

“啊!公主,我深深的爱上了你的美貌,你那善良的品质,请允许我亲吻你,唤醒你美丽的……老师!!”

谢衣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盯着面前这个气鼓鼓的小哥哥,不知道怎么回事。

“老师!她不闭眼睛!”小哥哥过去掐了一把谢衣的小脸,“你把眼睛闭上!”

“为什么?我躺着,大家又看不到,闭眼睛有意义吗?”谢衣眨了眨他无辜的眼睛。

“剧本就是这么写的!你已经死了!不闭眼睛怎么行!”小哥哥拿出剧本,骄傲的说,“这个剧本可是我写的,你要听我的。”

“公主是怎么死的?”谢衣问。

“是纺车扎死的。”小哥哥说。

“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这个社会哪里会有纺车。”谢衣从桌子上坐起来,笑的打滚。

“你!”小哥哥插着胖胖的小腰,气的眉毛有些分叉,呆毛都竖了起来。

老师无奈的过来劝架,“阿夜乖,小衣还小,你要好好跟他讲道理啊。”老师顺了顺阿夜的呆毛,又来说谢衣,让他乖乖配合。

╭(╯^╰)╮

“好啦好啦对不起~阿夜哥哥,我们重新来吧。”谢衣乖乖躺下,闭上了眼睛。

阿夜扔了剧本再次开始,小脸崩的一本正经。

“啊!公主,我深深的爱上了你的美貌,你那善良的品……”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衣突然又笑的打滚,老师这次也不明白了,过来板着脸说谢衣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哈他爱上了我的眉毛明明是他的眉毛比较搞笑…”
“哇——”的一声阿夜哭了,边哭边奔进老师怀里。
“老师她恨我!!”

这是谢衣第一次,觉得自己一定,是没有任何艺术细菌的。






综上所述,谢衣觉得自己,缺钱,缺妹子,缺电影,缺陶冶艺术情操的机会。

如果能找一个兼职,既可以赚钱,又和电影有关,在工作中还可以遇到美好的妹子,那就好了。

乐无异听到了敬爱的学长的腹诽,说简单,我让我爸找一个电影演员的工作,反正你已经研究生二年级,暑假应该都没事。

谢衣笑着看着乐无异,说,我是那种卖脸的人吗?

旁边因为脸长的好已经友情客串过几个角色的G大形策系系草夏夷则笑着说:谢前辈,我觉得表演也无不好,既可以锻炼自己,也可以认识些艺术家,更重要的,还可以,赚钱。

没错…谢衣研一的时候跟着导师埋头做课题,之前攒下的钱差不多已经花完了,他真的需要一个兼职。

“好。”谢衣答应下来,“不过别给我找那种太文艺的…我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

“没问题~”乐无异开开心心的给他老爸的助理打了个电话,三分钟搞定。

“沈导演最近有一部戏,走狗血…不是,通俗路线,商业片,比较好赚钱,说让你去演个男三,去不去?”

“沈导演…沈夜?”谢衣觉得没有记住乐无异他们家那么一长串头衔真的对不起他,“不行不行,那么有名的导演,我去不太合适吧。”

“不会啦,我家是投资商,制片人还巴不得让我们来选演员,他们就省事多了。”乐无异给了他一个安啦的表情。

“额……”谢衣说,“土豪乐,我们俩,到底是,怎么样,做上朋友的?”

真正去试镜的时候,谢衣还是很认真的,他换上了离珠帮他挑选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还帮他买了个袖扣回来,说一般艺术家比较注重细节。

装扮好谢衣之后离珠绕着他走了一圈,觉得自己真的一个发现金子的天才,谢衣这么一打扮,真是比穿着T恤的样子帅多了。

太棒了。等你赚钱回来再还我袖扣钱吧。离珠说。

什么?谢衣扭胳膊看了看那小小一枚扣子,多少钱?

两百。

谢衣悲从中来,再见了,这一次,真的再也不能逃避了。

谢衣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流月大厦22层B座,他整理了一下头发,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脸走了进去。

“沧溟,你恨我,对吗?”

谢衣一愣,看到这幅架势,原来在对戏吗?他这么走进去会不会显的太没有礼貌?谢衣略一思考,站在门口没有走近。

背对着他的男人穿了一件银色西装,腰部的收线勾勒出对方很好的身材,他一手抱胸一手扶额,微微弯下的上身衣服有些抬起,露出笔直的长腿。

“是你自己要接的,我们没有强迫你,不过看样子,你很享受嘛。”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位女神般的人物,穿着一件米色长裙,姿势端庄的坐在藤椅上。

不过女神怎么感觉笑的略无奈?这是什么剧情…

“我说过,没有任何事可以阻挡我,这一次,也一样。”

“好好好,不过你也先要看看他们送来的人,毕竟是投资方,也要给他们台阶下。”

男人一时无语,过了半分钟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与我心意相通……”

“对了你要不要喝果汁?我让华月专门送来的~”女神突然站起身,随手拿了旁边的一杯西瓜汁赶紧递给对面的男人。

男人略一怔,接过果汁闷闷的坐在女神旁边,面色不悦的喝了起来。

谢衣看了半天还是没看懂这剧情,不是爱恨情仇?不是商家火并?果然是大导演,根本让人看不懂。

“不过这男主角还蛮帅的,”谢衣看了看坐在一旁闷闷喝果汁的男人,“就是……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

“说起来,试镜的人怎么还没来?”喝果汁的男人开口。

谢衣一愣,试镜的人,应该说的就是他吧?他赶紧整了整衣服,走上前去。

“您好,请问是流月公司,额,《爱上了你的我是不是曾经的我》剧组吗?”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男人一抬头,谢衣觉得周围的空气一冷。

“哼,你知道你迟到了吗?”男人放下杯子,站起身面色冷峻的的看着他。

明明是差不多的身高,为什么感觉压力好大。谢衣内心后悔。早知道就不来了,连男一都这么高冷,导演岂不是更难相处。

谢衣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确实是迟了5分钟。他内心鼓了鼓气。

“抱歉,本来已经到了,但是看到你们在对戏,为了不打扰所以一直在一旁听戏,想从中学习学习经验,没想到看的入迷,就忘了时间,实在抱歉。”谢衣微微一鞠躬,说谎话说的比瀑布还溜。

“噗哈哈哈哈…”身边的女神突然笑的毫无形象,谢衣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见男人双唇紧抿,一副要杀了他的表情。

“这…这位先生…”女神看到身边的人要发怒,急忙解释,“阿夜只是平时说话比较文艺,这样有利于他写剧本,你不要在意。我们刚刚没有在对戏,只是在猜测乐氏会挑选一个怎么样的新人来演戏,没想到……”

沧溟又掩唇而笑。

糟糕了。谢衣想,原来这是导演加编剧,这下得罪人了。

“原来是沈导演,果然谈吐不凡,”谢衣硬着头皮说,“早就听闻沈导台词功力极深,今日一见,果然是艺术源于生活。我是您忠实的粉丝,请您给我一次机会吧。”

说着他上前深深鞠了一躬,“无论做什么都行!导演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个时候一旁的工作人员均转过身去,从谢衣的角度看,是一片抽动的肩膀。

“哼。”沈夜一转身走进了休息室,没有回答他。

沧溟看了看休息室,又看了看谢衣,收住了笑脸,对谢衣说:“你先回去吧,我们通知你,辛苦了~”

“不会…谢谢您…”谢衣看着最后望了一眼休息室紧闭的房门,当真是,心绪难平。


半个小时之后。

“阿夜,我们重新选择演员吧?”沧溟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虽然她要顾及乐氏的意思,但是眼下还是劝好这位大导演比较好。

“为什么要重新选择演员?”沈夜抬眼,“就是他了。”

“……阿夜你不要意气用事,他还小,不懂事,你要跟他讲道理?”

“哼。”沈夜靠在沙发上,“他不是要学习吗?我要让他,好。好。学。习。”

沧溟后背一凉,觉得身为沈夜的发小加合作伙伴,真是一天也没有懂过他。



晚上11点,谢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里的男人声音低沉好听,只不过说的话他怎么听不懂?

“给你一次机会,明天看娱乐头条。”

谢衣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才反映过来应该是沈夜给他打的电话,他惊喜之余赶忙买来了今天的报纸,但是当他看到头条的时候,简直要惊呆了。

“流月集团最新电影 沈夜导演自编自导自演,讲述一个失忆之后仍旧相爱的故事。是记忆让我们在一起?还是我们在一起,创造了记忆。

据悉,此次《爱上了你的我是不是曾经我》请来了乐氏力荐的新人,他即将挑战一人分饰两角的戏码,和男主角沈夜展开一段禁断的恋情……”

什么。

所谓的男三,就是男一是沈夜,男二是他自己吗。

谢衣第一次觉得,自己一定是,今天早上睁眼的方式出现的问题。


“我觉得我的人生平淡无奇,前十九年过的虽说不是特别顺遂,但也无太大波澜。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我觉得我对很多事物的存在没有多么大的好胜心,既来之则安之,用平常心去接受或许事情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

以上摘自谢衣大一时候的日记。

“明天要去见上司,感觉世界要末日了,怎么办,在线等。

LZ上司是一个无比高冷的人,而且跟LZ有误会,明天他让我去见他,我该怎么办啊!”

这是谢衣看到娱乐报纸之后在一匿名论坛里发的帖子。

其实谢衣在看到报纸之后就立刻联系了乐无异。

“啊?沈夜怎么这样,他不是想报复你吧?学长,你还是不要去了。”

乐小公子,有些事为什么要说透呢?

“嗯,我也觉得我担不了这样的大任,能不能麻烦你跟流月说一下,我还是不要去耽误人家搞艺术了。”谢衣倒在床上闭着眼睛,头上顶着一袋冰。

“好的,你放心,我跟他们联系。”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无异……”

“没事~诶先不说了夷则打电话进来了学长拜拜~”

当然之后乐无异跟夏夷则煲了三个小时电话粥,完全忘记了这件事都是后话了……

还没等乐无异那边联系流月,谢衣就接到了沈夜的电话。

“谢衣,明天早上10点到我家里来。地址是……”沈夜说了一句话就挂了电话。

潜。规。则。这是谢衣在听到沈夜说这句话时候的唯一感受。

他不由得想起了离珠说他的一句话,长的那么标致性格又如此炫酷,非奸即GAY。不过他那么大的导演,应该是属于奸的一类?

不对,我已经说不去了,就不用想这么多了。

但是为什么无异还没有给我回电话啊!!

谢衣觉得自己的发烧更严重了,他呼的一声站起来冰袋里的冰掉了一地也无暇再管,又给沈夜打了过去。

是公司的电话,沈夜已经离开了。

乐无异那边还没有结果,沈夜又让自己过去,如果不去的话感觉不太礼貌吧?要不这样好了,如果无异明天还没有答复,我就去见沈夜一次,当面说清楚也好。

谢衣的心情无比复杂,他打开了电脑,发了那条语无伦次的帖子,就睡死过去。

“1#楼主什么工作?上司什么的没有那么可怕吧,你做好自己就好了啊~

2#是应聘的新人?觉得老板不好就不去了呗

3#楼上真是高冷呵呵,LZ要赚钱买米啊肯定。

4#看LZ说的,觉得是之前和上司有过交集,但是觉得上司不好相处,现在不得不又有交集的节奏?

5#四哥语文阅读满分,而且像二哥说的,真的是忍无可忍的话绝逼辞职好吧,LZ还说有误会,肯定是想解释清楚是吧

6#只有我觉得LZ是心里忐忑不知如何面对上司而不是害怕他吗……

7#LS脑洞收一收……”

第二天是个星期六,谢衣早早起床收拾东西,前天面试的衣服已经洗了,只有平时穿的T恤,他挑了半天不知道该穿什么,然后一想我又不是去约会,搞那么正式干什么。

乐无异还是没有给他回电话,谢衣决定还是自己去一次。

谢衣找到沈夜住的地方,很惊讶他竟然住的不是什么高档别墅区,只是一个比较僻静小资的单元楼而已,谢衣暗自觉得自己跟沈夜的差距小了一下,不过这也不能磨平沈夜在他心目中高天孤月一般的形象。

谢衣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沈夜的地址,好复杂又是几座几单元几楼东边几号的,看起来好难找的样子,他在小区里拐七拐八,第三次经过那条拴着的拉布拉多的时候他绝望了,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叹气,终究不能找到相同的路,道不同不相为……

“谢衣。”

这时身后传来了沈夜的声音。

“这是你第二次见我,以你所见,迟到了两次是想怎样?”沈夜皱着眉头,双臂抱胸,身着一件蓝色居家服,脚上还穿着拖鞋,一只手还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谢衣看着沈夜一副严肃的表情但是下楼找他还带垃圾下来,觉得他这个人真是有点奇妙。

“抱歉,老师家真的有点难找,不过……”谢衣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其实早来了有半个小时,现在看时间其实正到十点,他举起手里的手表晃了晃,“还不算晚吧~我替老师倒垃圾,然后就刚刚好~”

“你叫谁老师?!”

“您啊,我不是要向您好好学习嘛,”谢衣伸手接过沈夜手上的塑料袋替他扔掉,“叫导演就太生疏了吧?”

沈夜抚额,他没想到谢衣是个自来熟……

沈夜家。
和谢衣预想的一样,沈夜家十分整洁,咖色的真皮沙发背后是巨幅油画,深色的木地板干干净净,开放式厨房的吧台上放在几瓶红酒,黑白玻璃的电视背景墙,一切都显得沉稳而有品位……等等,鞋柜上的兔子拖鞋是怎么回事?看尺码还是沈夜的?!

“这次的剧本,你饰演两个角色。”沈夜进门就开始说起了正事。

—“老师你听我说……”

“一个是车祸之前开朗的大男孩,一个是车祸之后冷峻的杀手。”

—“我真的担当不起这样的……”

“故事主要讲的是车祸前我们是对手,车祸之后我把你留在我身边,培养成了杀手,但是你却爱上了我。”

—“啥?!”

“我在对你渐渐产生感情之后,你却恢复了记忆。”

—“……”

“然后你离我而去,我悲伤欲绝。”

—“老师……”

“后来发现你不过是去和你之前的公司讲和,然后两家公司讲过商议一起对抗了国外的公司,达成了一致。最后两人在一起了。”
沈夜自顾自的说完,还露出了无比欣慰的表情,那表情好像在说:“不愧是我写出的剧本。”

“沈大导演!”谢衣终于忍不住了。

“嗯?你是否有所臧否?”

“您刚刚说了一个什么词……?”

“哼!你到底想说什么?”沈夜不悦。

“没有……老师……”谢衣任命似的说,“我很喜欢这个剧本……”

沈夜满意的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

“很好,初七,以后就是你的艺名了。”

谢衣觉得一定是他第一次见到沈夜笑然后整个人都惊呆了,不然他一定不会在听到这么一个根本不是正常人的名字的艺名之后,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更加不是正常人说出来的话。

“是,主人。”


正事说完了之后,两个人面面相觑。

谢衣为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懊恼不已,心想沈夜不会把他当做什么奇怪事物爱好者吧,他抬眼一看,不妙,沈夜正以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

“不愧是我看中的人。”

……这又是啥?

沈夜悠悠的站起身,两条长腿从谢衣眼前晃过,吧嗒吧嗒的走到厨房又走回来,拿了两杯水,把一杯水在谢衣面前。

“喝吧,一会儿陪我做件事。”

沈夜指了指房门口的那双兔子拖鞋,又指了指他们家右手边从他俩进门就一直紧闭着的房门。然后拿起透明玻璃杯缓缓的喝水。

我的天。谢衣觉得这一系列的动作简直就可以脑补出无数的画面,他透过透明的玻璃杯看到沈夜还是面无表情的脸,觉得他之前想的已一定没错。

潜规则要开始了吗!

原来沈夜还有特殊的爱好?兔子拖鞋神马的,好有情趣……怪不得这间屋子一直紧闭,里面一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一会儿该怎么办,是拒绝呢还是接受,不过第一次跟这种人的话我是绝对不吃亏,沈夜又长的不错,其实也……不对!要是他要做奇怪的事情怎么办,兔子拖鞋谁穿?

谢衣捧着水杯脑内闪过无数弹幕,以至于他以为自己在喝水但是忘了张嘴,水一下子撒了一脸一身。

完蛋了,这下要换衣服,进度有点快啊!

沈夜当然不知道谢衣胡思乱想些什么,他看到对面那个衣着朴素长相俊朗的小伙子没事干往自己脸上泼水,眉头一皱,觉得是不是还是换个演员比较好。

“我我……我……老师你……你有没有干净的衣服?”谢衣呼的一下站起来,脸红的像煮熟的虾。

沈夜莫名其妙,不过还是起身去房间给他拿衣服,谢衣这个时候超级紧张,他想着不如趁现在进沈夜房间速战速决。

纠结的时候沈夜已经出来,手里拿着一件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黑色衬衣。他递给谢衣示意他脱下衣服换上。

谢衣攥着拳头紧紧的盯着沈夜,心想不愧是娱乐圈的大手,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淡定。

就在谢衣心一横刚刚脱下T恤的时候,沈夜家的门突然开了。

“哥哥!我回来啦!本来让你接我的但是华月姐姐说你今天忙就送我回来啦~哥哥我们去吃……咦?”
“阿夜你……”

一般是人见人爱的助攻小分队队长加拉拉队队员华月姐姐和可爱萝莉小曦妹妹站在沈夜家门口,看到了一副这样的画面。

谢衣正在穿沈夜的那件黑色衬衫,扣子还没系,沈夜手里拿着一件破布一样的T恤,面色不悦的看着谢衣。

弹幕的APP瞬间装在了华月和小曦的脑子里。

哥哥一直没有交女朋友原来是因为喜欢的是面前这个小哥哥吗其实小哥哥看起来也蛮帅的小曦也挺喜欢……
阿夜不知道小曦今天回家吗竟然把人领到家里来都告诉他了平时不能总是在家憋着连女朋友都不交他以为他是瞳那个对着尸体就兴奋几天的人吗这可怎么办诶呀竟然有点萌……

沈夜看看妹妹又看看谢衣,无力的说了一句……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小曦问华月:“华月姐姐,你造这个哥哥叫什么名字吗?”

华月摇摇头,她转身去问沧溟:“阿夜昨天带回来一个青年,你造是谁吗?”

沧溟一愣,说:“是他新戏的男主角?我只听阿夜说他给取了个艺名叫初七,具体还不清楚。”

沧溟总结了一下上下文,然后把这件事告诉了瞳。

“瞳,阿夜和他新戏的男主角初七有问题。”

瞳一贯淡定的脸露出了一丝惊讶,然后他拿起手机叫来了他的助手十二,对他说:“最近把阿夜的药准备好。”

沧溟一慌,赶忙问:“阿夜怎么了,之前没听说过他有病啊。”

瞳呷了一口茶,说:“中二病。”

沈夜有一个梦想。
他希望他和他的恋人能够心意相通,生死与共,永不离弃。每次沈夜对瞳说这个的时候瞳都说你太生不逢时了,日子过的都淡出鸟,哪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体会如此深情的感情。

沈夜一思考,说,那起码要温柔浪漫,你看我是拍电影的,讲究这个。电影被称为第七艺术,这样吧,以后的恋人我就给他取名初七。

瞳内心无比无奈,他觉得沈夜还是没有明白,他需要的是一个活人,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取名字如同他自己笔下角色的虚幻人物。

瞳最后下定义:他的朋友是个浪漫主义并且孤注一掷的人,孤注一掷体现在病治不好。

这天听沧溟说沈夜给一个男演员起名叫初七,他其实还觉得奇怪,沈夜虽然心思细腻喜欢天马行空的乱想,但是一般不会付诸于行动。这次是怎么了?

当然,单纯如现在的谢衣,这个时候什么都不知道。

啊,其实在很久之后,谢衣从瞳那里听到沈夜的这些想法之后,美滋滋的跑去抱住自家恋人,说原来我就是阿夜心意相通生死与共永不离弃的人呢。

阿夜睡得迷迷糊糊说:你只要别给我做饭,就还有温柔浪漫这一条。

这,也要从他们第一次在家议(yue)事(hui)说起。

沈夜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华月和疼爱的妹妹小曦眼中看到了名为八卦的东西。

他很淡定的将谢衣的T恤扔进洗衣机,然后到厨房做饭。留谢衣一个人面对一大一小的八卦分子。

就说小孩子天真可爱,最先打破僵局的是小曦,她乖乖的从鞋柜里拿出三双兔子拖鞋,自己换上了一双,给华月了一双,然后又拿给谢衣。

“小哥哥,给你拖鞋,我们家的拖鞋可爱吧,都是我买的呢,但是哥哥都不爱穿,小曦好伤心。小曦的房间里还有很多兔子,你要不要去看看?”小妹妹指了指那件闭着的房门。

谢衣现在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龌龊,看着小妹妹无辜的大眼睛,他羞愧的换上了拖鞋。

华月体贴的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我们都懂,然后指了指厨房,说你去吧,我来照顾小曦。

谢衣走进厨房,看到沈夜围了个围裙在水池洗菜。

他凑过去,憋了半天说,老师,你看,我给您添麻烦了,我来帮您做饭吧。

你现在应该做的是给外面的两个人解释清楚而不是在沈夜这里帮忙啊谢衣!

沈夜瞪了他一眼,说你把菜切了吧。

谢衣是搞机械的,对于这种操作的东西其实很拿手,但是当沈夜看到他把豆腐切成了丝,花椰菜切成了末,蘑菇切成了段,冬瓜切成了正四面体的时候,还是觉得他小觑了理科生的动手能力。

“算了…你,去炒个鸡蛋吧。”这个时候,谢衣觉得他有一个错觉,就是沈夜拿过菜刀的时候有一瞬间是想砍了自己。

他打开锅,心想炒鸡蛋应该是有油的吧,但是他不知道沈夜家的油在哪里。此时沈夜说,对了,炒的时候你把油烟机打开,不然家里到处都是油烟。

好的。谢衣答应到,然后开始研究油烟机,突然他发现油烟机下面有一个小盒,里面是暗黄的油,心想原来在这里,然后开开心心的炒起了鸡蛋。

等到沈夜那边重新切好了菜,回头就看到谢衣一脸欣慰的端着盘子将炒的鸡蛋凑到他面前,说老师老师你尝尝。

沈夜看了黑黄的鸡蛋一眼,说你用什么炒的。

谢衣说油啊,老师你没告诉我油在哪里,我自己找的呢。

沈夜看到油烟机下面用来盛滴下的机油的盒子翻倒在煤气灶上的时候,他整个人都要散魂了。

谢衣!你到底会不会做饭!

QAQ平生第一次炒菜就献给了老师,然后还被骂…

……

谢衣委屈的看着沈夜将一盘鸡蛋倒进垃圾桶,然后塞给他一根黄瓜说,你在一边看着。

谢衣拿着黄瓜不知所措。

沈夜说,那是让你吃的!

哦哦哦!谢衣赶忙咬了两口。沈夜把锅洗干净之后开始炒菜。

开火,倒油,放菜一气呵成。谢衣看着在灶台旁边忙碌的沈夜,又想了想刚刚在客厅跟自己严肃的讨论的工作的沈夜,还有第一次见面委屈的捧着果汁喝的沈夜,突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可爱。

沈夜关火将最后一盘菜鱼香茄子盛出来,把铲子放在一边,端出去叫小曦和华月吃饭。

谢衣听到沈夜在客厅喊让他盛四碗米饭出来,然后顿了一下说,米饭你会盛吧。

会会会的!谢衣连忙答应。

当大家都坐在饭桌前等待谢衣的时候,只看到他端着四碗泛着红色的米饭出来。

沈夜觉得自己要英年早逝了。

“谁让你用炒菜的铲子盛米饭的!”

后来,沈夜的作品里经常出现一句话: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有所得,就有所失,而我这次又要为我的行为,付出什么样惨痛的代价?!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Dr.Caligari | Powered by LOFTER